传奇文化

2020经济向左,房市向右 — 国际环境漫谈(一)

不久前有人问我如何看待2020年的房地产市场。我回答说,三年以后再回头看,你会发现2019年是一个全球经济的一个拐点,而房市的拐点,则在三年以后。其实三年是个大概估计的变量,或长或短,是因为房地产市场相对于经济形势变化有延迟。房地产市场有它的惯性,不会因为经济形势的变化而立刻变化。

美团的王兴曾经说过,在过去的十年,2019年是最差的一年,而在未来的十年,2019年将会是最好的一年。这句话被互联网广为流传,说明大家一致的不看好2020年的经济形势。

而我个人认为,2019年是加拿大乃至全球的经济拐点,之后将迎来漫长的衰退;而对于多伦多房地产市场来说,由于房地产市场惯性和短期之内供需不平衡的原因,拐点还没到来,还会有2-3年的延迟。

对于2020年多伦多房地产市场,我的看法是价格依然上涨,中低端价位的独立屋市场将成为引领市场的主流,而Condo市场的价格已经接近“强弩之末”,势头虽猛,后继乏力。

巴菲特曾经说过:“只有退潮的时候,你才知道谁在裸泳”。未来的两到三年里,我们将经历潮水退去之前最后的一波房地产市场浪潮,而潮水退去之后我们会看到手足无措的人们,以及那些裸泳者……

关于多伦多的房地产市场具体的未来走势分析,我们会在以后的文章详细介绍,今天的文章主要聊一聊宏观上的国际环境。

有人说地产经纪就是一个买卖房子的,有必要了解宏观形势吗?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的,不了解宏观形势就在市场上操作,就好像近视眼不戴眼镜走夜路 — 迟早会撞树,走得越快,撞得越狠。
本篇是在以前的公众号文章基础上做的一些关于2020年的补充(请点击下面链接参照过去的文章公众号文章)。
从历史看未来:中美贸易战会影响多伦多房地产吗?加拿大央行会降息吗?

未来的几年将是漫天黑天鹅的年代

人们经常用“黑天鹅事件”来形容国际上意外发生的,有重大负面影响的事件。从2020年开始之后的几年,黑天鹅事件将成为一种普遍规律,而白天鹅事件(人们预料之中的,有正面影响的事件)才是意外。
比如刚刚发生的伊拉克民众冲击美国使馆,而紧接着美国直接在斩首行动中炸死了伊朗二号人物军界领袖,革命卫队将军苏莱曼尼作为报复。从而开启了美国处理中东问题的一种新方式,为未来中东形势变化的复杂性增加了变数。

关于美国这次斩首行动的分析文章,网上已经是满天飞,具体的政治因素我们就不在这里讨论了。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次斩首行动,与绞死萨达姆、击毙本拉登有本质的不同。斩首苏莱曼尼是美国总统直接授权的,在非战争状态下,公开针对其他国家军事官员的刺杀行动。

这次行动正义与否且不讨论,但这件事本身等于拉低了美国的道德制高点。说白了就是美国也开始公开搞暗杀了,在这以前美国针对对手的经济制裁也好,军事打击也罢,都是光明正大的动作。这一次,美国说,光明正大成本太高,老子也要玩儿阴的啦,而且是堂而皇之地玩儿阴的。

如果说过去的武林宗师不屑于使用有毒暗器的话,如今武林第一高手开始亲自给对手的酒里下蒙汗药了,而且还沾沾自喜引以为荣。

那么在这之后,如果再发生类似911的事件,美国就很难再理直气壮地把这种事件定义为“恐袭”了,来吧!大家一起玩儿阴的。

未来,美国这种诡异的处理国际事务的方式将会成为国际政治的一种常态。
于是,伊朗问题不能和平解决是常态,暂时达成妥协是意外;英国不能按期脱欧是常态,英国能够按期脱欧是意外;中美贸易争端是常态,中美贸易暂时达成一致是意外。
满天都是黑天鹅,白天鹅反倒成了意外。其中原因说到底,是全球经济这辆车的主要零部件都出了问题。
2020年世界经济的两个主要发动机 –中国和美国,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一个严重老化,一个需要大修。至于其他几个辅助发动机,欧盟已经混乱不堪,而金砖五国,除了中国以外的其他四国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美国的生存逻辑】
美国曾经是世界经济的主要发动机,二战之后,由于美国为世界做出了巨大贡献,所以1944年7月,在美国的布雷顿森林举行了国际货币金融会议,会议上重新构建了国际金融体系,这个体系就叫做“布雷顿森林体系”。这个体系的核心思想就是 — 美元与黄金挂钩,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
关于布雷顿森林体系如何崩塌,前文链接的公众号文章已有论述,这里就不重复了。我们聊聊美国如何收割世界,以及为什么陷入了目前的困境。
布雷顿森林体系崩塌以后,美国为美元选择了新的锚定,就是石油。这之后的美国形象,应该这样描述 — 魔丸转世的哪吒:
脚踩两只风火轮,左手混天绫、右手火尖枪、身带乾坤圈,旁边还有三条恶犬。
美国脚下这两个风火轮,一个是石油,另一个是美元;手中的火箭枪和混天灵,一个是加息,一个是降息;三条恶犬分别是军队、华尔街和产业链。

看清楚这张图,也就明白了美国的生存逻辑。

【石油话语权不容染指】

首先,石油是现代工业的血液,包括我们的衣食住行,样样都离不开石油。比如说,我们身上穿的衣服,合成纤维也是通过石油化工得到的高分子聚合物加工而成的。
石油不仅仅只是简单的燃料,还是庞大石油化工体系的原材料。所以,现代世界工业对石油有着巨大的消耗量。这使得石油几乎成为了硬通货一般的存在。
1974年之后,美国通过在中东一系列亲美势力的扶植,使美元成为了国际石油结算货币。这一点是美国利益的基础,一切敢于染指的国家都是美国的敌人。为了维护美元国际石油结算货币的地位,美国不惜动用它的恶犬之一,军队。
当然,经济制裁也是方式之一,倒在美国军队面前的比如萨达姆,倒在制裁面前的比如委内瑞拉。
【美元如何收割全球】
美联储手中有两个武器,轮番使用,分别就是加息和降息。首先美国作为石油结算货币,确立了自己国际货币的地位。然后通过大量贸易逆差向全球输出美元,其他国家把商品卖到美国,收到的美元作为贸易顺差,成为了各国的外汇储备。而各国央行的外汇储备每新增1美元,就需要在国内投放相对应等值的国内货币,这个过程叫“输入性通货膨胀”。
一旦美联储进入降息周期,大量的美元流向全世界大放水,而这些美元在全球投资,在全球范围各种买买买,世界经济自然而然的也进入一个繁荣周期。
这样,全球资产价格集体往上涨,涨了好几年后,这些被美国放出去的美元,就收获了大量的增值回报。
操作这件事的就是美国的一只恶犬 — 华尔街。
而一旦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那么美联储之前放出去的水,就会汹涌的回流到美国。
这一出一进,就完成了一次大收割。
而这之前得益于美元大量流入而迅速发展的新兴国家,由于大量的资金流出直接因失血而导致迅速的经济衰退。
这就是上世纪80年代拉美经济危机和90年代亚洲经济危机产生的原因。
【次贷危机仆街了】
美联储2006年之后的十几次加息,本以为可以在中国以及其他地区再一次引爆经济危机,从而给华尔街再一次低价收购全球资产创造机会,可是没想到这一次华尔街玩脱了。

玩儿脱的原因主要是因为美国通过美元满世界购买,通过金融手段吸引全球投资,这其中主要的操作都是由华尔街来完成。而美国壮大的同时,华尔街也把自己喂养成了一个贪婪的怪兽。这个怪兽,不但吃相很难看,而且极其贪吃,不仅吃别人家的肉,也吃自己家的肉。

于是十几次加息没引爆别人,先引爆了自己。这一点美国政府心知肚明,这就是为什么贝尔斯登银行倒闭,美国政府不去救,雷曼兄弟倒闭,美国政府还是不救,直到花旗美林摩根等大银行,以及三大汽车公司都开始告威的时候,美国政府才出手相救的原因。
美国政府也很火大–华尔街你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给你丫一点教训。
【再次收割又没成功】
2015年12月,美国从08年次贷危机中稍有喘息,就匆匆宣布降息周期结束,开始新一轮的加息和缩表。在那之后,川普上台,开始了鼓励制造业回归、减税等一系列手段刺激美国经济,而美国也确实在一段时间里经济开始恢复。但这只是暂时的,解决长期发展问题,还得靠收割。
但是这时候美国的主要收割对象 — 中国,也采取了一系列的防守措施,包括亚投行计划、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等等。而中国的外汇储备,从2014年的4万亿美元,到2016年一度跌破3万亿美元,虽然中国的防守措施算不上水平高超,效果也不尽人意,但毕竟还算是守住了。这其中的凶险和复杂,是大家很难想象的。
于是美国撕破脸,开始台上打拳击,台下捅刀子。台上的拳击叫贸易战,台下的捅刀子叫“反送终” — 反对给香港送终。
所以中美之间的贸易战背景是复杂,从本质上来说,是决定两国以及全球经济发展方式和走向之争,是美国的去全球化与中国的全球化之争,这将是一个漫长而起伏的过程。这个过程将夹杂着和解与争议、坚持与妥协。在未来的相当长一段时间,中美贸易的分分合合将成为世界经济的常态。
【曾经的伟大一去不复返】
美国曾经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就像罗马曾经横扫世界一样。但也像晚期的罗马帝国一样,曾经的伟大一去不复返。
美国短期内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很难尽快找到中国以外的财富收割目标。而长期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如何避免像曾经辉煌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一样坍塌。毕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过惯了躺着睡觉印钱就可以舒舒服服的日子,谁还愿意干活儿啊。
既然暂时还没有太好的收割目标,没有办法,美联储又重新回到了降息通道,我个人猜想,美国政府是不甘心的。
这个日暮西山的帝国,能否再背负起带动全球的重任?我很怀疑!

更多精彩资讯 请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