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文化

冰冻「票房毒药」,谢尔舍近求远搬救兵

阿尔伯塔省省长康尼到大多伦多地区来了,当然不是为了他自己的阿尔伯塔省选民来公干,而是为了谢尔在安大略省的选民而来。安省选情吃紧,拿着阿省纳税人工资的康尼要来为谢尔「拉兄弟一把」,助选来了。但这其中明显缺少了一个「主角」没有上场,福特。福特已经成为谢尔词典里边忌讳莫深的一个词。问题就在于:谢尔放着安省省长福特不拉来相助,反而要舍近求远、百里迢迢从亚省把康尼调来?

谢尔和福特,理念相同,很多手法相同,一脉相承,曾经信誓旦旦要鼎力相助。谢尔也说:他和福特在向共同的目标努力。但是到了联邦选举的关键时刻,福特却出人意料地把自己冷藏冰冻起来了,不仅从不参与联邦保守党的竞选活动,甚至连自己安省的政务也很少出现,有媒体计算,福特从201966日起,在公众场合几乎消声灭迹。谢尔到了安省,也从来不敢和福特同框,即使就在福特自己家附近举办活动。

福特不仅自我冰冻,也把整个安省政府给冷冻起来,「空前有可能绝后」地关闭了省议会,通常的省议会需要在每年九月重开,但福特为了自己避免面见公众,干脆让所有省议员回家一个多月,直到1028日省议会才复会。无论安省有多少示威、有多少罢工,福特都不敢在联邦选举之前开议会,或面对媒体,逃避问责。

原因很简单,福特对于谢尔来说,已经是「负资产」,令人联想起保守党在安省的所作所为。

削减教育医疗服务前车之鉴

福特保守党上台之后,虚报赤字数字,声称有很大的财政赤字,藉此大肆削减服务。中国人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而在福特政府省钱的名义之下,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削减「先从娃娃抓起」,先削减教育。福特上台不久,就砍掉了修缮学校的经费,随后又砍掉三个大学校园兴建的计划,令华人聚居的万锦市丧失机会。削减大学助学金OSAP让中低收入家庭的年轻学子丧失机会。增大班级人数,令学生在课堂上丧失应有的辅导。削减教师人数达1万多,让学生获得的教育质量降低,让有志于教育的年轻人失去机会……。

福特政府削减医疗服务,令医疗救护部门警告说救护车将出现问题;削减公共卫生服务,令市政府公共卫生官员警告「有可能出人命」。「整合」医疗服务的结果,很有可能是让市民遇到生孩子、生病住院等等情况,需要到更远的地方去,政府是省钱了,病人家属则是多出一层不方便。

然而福特政府以省钱为口号,削减服务,但未必真正节省下钱,很多钱花得冤枉。福特任人唯亲,一边是大肆削减对省民的服务,一边是给自己的好朋友送肥水。报道披露福特为了把自己的朋友安插到安省省警总长的职位,不惜重写招聘启示,降低了招聘的资格门槛,让好友「碰巧」够格,不仅可以堂而皇之地申请,而且最终成为了这场招聘竞赛的优胜者,省府正式任命塔弗纳为省警总长。一个没有任何商界经验、26的年轻人可以突然升到年薪16万的高管职位,只因为他们是省长的好朋友,或者是省长的幕僚长的儿子的好朋友。

超过四成安省民众因福拒谢

近期以来,省民不满大幅增加,支持率大幅下滑,民调显示60%安省民众认为福特政府腐败,在上百万民众庆祝多伦多猛龙队冠军的集会上,主持人介绍了市长、省长和总理,其他嘉宾均获得鼓掌欢迎,而福特省长则遭到全场的嘘声和拇指向下的待遇。福特保守党在上台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如此高效地把名声搞成如此低下,可谓创下奇迹。在短短一年时间,福特已经把自己搞成最不受支持的省长之一。另有民调显示,有42%的安省民众认为,因为福特,他们不想选谢尔。因为谢尔和福特有太高的相似度,谢尔仿佛是福特的学生。而福特如今已成了谢尔的「票房毒药」。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本周安省学校罢工不会发生的原因。无论如何,无论怎样的条件,省府都不敢让罢工发生。不是福特输不起,是谢尔承受不起。

然而,康尼也是安省移民熟悉的人物。有报道指他在竞选阿省党领时,被控涉及投票违规,皇家骑警正在调查。在他的主政联邦时,对移民申请「一刀切」、「二刀切」,而在另一边却要跑到爱尔兰去,生拉硬拽希望爱尔兰人到加拿大来工作、移民。康尼是否是「毒药」,也很难说。

 

来源:汇泽

更多精彩资讯 请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