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文化

陈国治专访—害怕

不久前,福特省长做出了一个「空前有可能绝后」的事情,宣布关闭每年九月招开的省议会,着令省议员们回家,直到1028日省议会才复会。这个日期比以往的秋季省议会开会日期,足足晚了一个月多。省议会年年都是在9月的第二个星期一开会,为什么今年突然间打破议会议事规则,延长关门?

陈国治说,议员不按例到省议会做工,原有的工作不能进行,这是花费了纳税人的钱。当然,省民留意到,这个复会日期「碰巧」在联邦选举之后,福特政府这样修改议会日期,很多报道认为原因是因为今年秋天联邦的选举 – 有两位先生十分害怕!

第一位害怕的是安省省长福特。他害怕自己过去一年的劣政在联邦选举期间进一步暴露,被反对党在议会上追究,难以招架。自从福特保守党上台之后,劣政多多,一边削减服务,一边任人唯亲,浪费了大量纳税人的钱,令医疗、教育、环保的工作岗位流失,省民不满大幅增加,有70%的省民反对保守党,破下记录,在多个大众集会的场合,福特省长遭到很多人的嘘声。所以对省长来说,省议会复会越迟开越好,不开更好?

保守党的另一个惯性,就是「任人唯亲」。福特先生试图把自己的亲密朋友送上省警总长的宝座,不惜通过关系,要求招聘委员会重新发布招聘资格,降低质数门槛来达到目的。福特政府破坏公共职务招聘的规则,把一批自己的朋友、自己属下的儿子的朋友,安插进高薪职位,例如把一个毫无相关职位经验的26岁年轻人,放在一个可以拿到16万高薪的职位,另外再加上免费住房!大家想一想,一个经验「无料」、根本不符合资格的人,竟然可以做这个高管肥缺。因而令到60%的省民认为福特政府腐败。

陈国治指出,其实联邦保守党也有类似的记录。保守党在执政期间,任命一批参议员,其中有的来自各个族裔。原来保守党这样做,是利用参议员的公职为其「卖命」。为保守党竞选,为保守党筹款。加拿大的参议员不是经过选举产生,他们应该做的是参议院的工作,而不应该成为党派竞选和筹款的工具。正因为如此,参议员杜飞(Mike Duffy)和沃伦(Pamela Wallin),被保守党利用去筹款、选举,终于成为大大的丑闻。

另一位害怕的先生是联邦保守党党魁谢尔。安省省议会如果依照正常时间复会,不仅让福特害怕,谢尔也一样害怕,甚至超过福特。因为他害怕福特的劣政在联邦选举期间继续暴露。为何?因为联邦和省的保守党理念是一默相承的,陈国治继续说,以上的任人唯亲是一个明显例子。另外例如保守党最善长向选民宣称「减税」,但他们永远不会讲给你听他们会向医疗和敎育开刀,让教育和医疗的职位流失,教育的程度降低,医疗的服务降低,这是每一次保守党当政,不论是联邦还是省,都是如此惯性。

福特保守党已经给选民再次做出了「前车之鉴」:任人唯亲,以「减税」争取选票,过了海就是神仙。等选民后来才发现:医疗服务,大祸;教育服务,大祸!因此联邦保守党的谢尔急于和福特先生划清界线,害怕保守党削减服务的劣迹暴露于全国公众。党魁谢尔被记者追问多次如何评价福特省长的政绩,谢尔先生一直不敢回应,甚至不得不堂而皇之地宣布「绝不削减医疗服务」,这是标准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陈国治说,谢尔和福特,两人唱同一首歌,穿同一条裤。福特省长解雇了他的幕僚长,已经意味着他承认自己的任人唯亲,承认自己减医疗、减教育、减服务。

省政府推迟省议会重开的时间,是保守党党魁谢尔和省长福特齐齐害害怕怕,欲盖弥彰的手法。

更多精彩资讯 请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