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文化

丹麦不戴口罩、无社交距离取得抗疫成功?与加拿大最大区别在…

丹麦已经开学一个月了,在学校内看不到师生戴口罩、也没有保持社交距离,至今并没有因此扩大新冠状病毒感染的桉例,丹麦成功抗疫的经验成了加拿大参考学习的样本,究竟它是怎么做到的呢?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记者走进哥本哈根的Alholm公立学校五年级老师罗德高(Jens Rodgaard)的教室,发现每个座位都满了,并没有保持距离。罗德高说:“你必须在他们身边随时帮助他们,我们不能远距离做到这一点。”

学生必须时常清洁消毒其双手,不同年级不会溷在一起,但是,没有人戴口罩。罗德高说:“我们正在努力使事情变得尽可能正常,以免吓到任何孩子。”

丹麦的学校现在处于重新开放的第二阶段,取消了一些限制。一些学校有病例出现,但并未广泛传染。

丹麦允许每所学校提出自己的抗疫安全计划。目前,该国遏制疫情的战略似乎奏效,包括加拿大在内的世界各国在重启学校时都借镜了丹麦模式。

丹麦并没有像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欧洲国家遭受疫情的严重打击,但丹麦仍在3月份封锁了经济生活。

当政府开始取消限制时,它是优先开放学校而不是开放酒吧餐馆。由于担心会爆发,当时的规则很严格。

Alholm校长维斯(Soren Vith)说:“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确保卫生。”他们雇用了更多的老师,以便将课程分为三组,错开休息时间,每个班级分配到特定的洗手间,并尽可能安排室外学习的时间。

12岁的学生塞伊(Saida Sey)说,她很高兴能在4月份重新回到学校,她可以和朋友一起聊天玩耍,因为封锁真的让生活很无聊。但她承认,刚开始上学时,病毒隐约可见,大家都很紧张害怕。

维斯说,严格限制有帮助,他的学校在春季没有人在病毒检测中呈阳性。该国的几所学校爆发了疫情,但没有因重新开放而导致感染率迅速飙升。这就是为什么当8月第二学期开学时,进入第二阶段开放,师生仍感到安心。

丹麦教师联合会副主席兰格(Dorte Lange)表示,丹麦学校抗疫成功归功于政府与教师工会之间的合作,他们一直在不断沟通,尽早解决了员工的担忧。“老师先安心,就能有信心地对父母说明可以应付其情况,使父母也感到安全,这很重要。”

世界各国的返校情况不同,例如以色列在5月重新开学,但病毒传播迫使数百个学校又关闭,政府因此受到指责。美国德州和乔治亚州的一些学校在8月重新开放后不久就被迫关闭。

兰格说,加拿大教师工会已向她求助经验,她很乐意提供建议,但不可能将丹麦和加拿大这样的国家进行比较。因为丹麦人口只有580万,染病桉例并非明显集中在大城市,该国共有近2万宗病例,约有600人死亡;而加拿大染病者多在大城市,已有超过13万病例,约9,000人死亡。

像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一样,丹麦目前的病例数正在激增,尤其是在20多岁的人群。

哥本哈根大学病毒学家汤姆森(Allan Randrup Thomsen)认为还是不能太放松,否则会扩大受害,如果病例持续飙升,丹麦也不得不重新有更多限制,甚至不得已关闭学校。他说:“大多数证据表明,即使儿童被感染,他们也不会呈现严重症状。”

送孩子上学的父母承认,虽然他们一度感到担忧,但回校上课是重要的。有3个小孩的巴特富特(Katja Barefoot)对加拿大父母说:“深呼吸一下,让他们回去上课,如果发生什么事,就采取相关措施……生活总要继续。”

更多精彩资讯 请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