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文化

腹中有书气自华-专访大西洋书法协会会长石介

本刊记者:格格(Helen)

人物档案:

石介,大西洋书法家协会会长,南开大学经济学和燕山大学机械学双硕士,自小酷爱中华传统文化和书法艺术,习书三十余年。近年来,息交绝游,栖隐散逸于安大略湖西端一个山谷小镇。醉心于<易经><诗经><道德经><论语>等中华经典。覃心竭力,日夕涵泳于晋唐法帖之间。

石介书宗羲献,兼及唐晋名家,取径经典,崇尚古雅静正,参以太极心法站桩临池,注重突出书法强身健体减压祛病的功效,实现体能和书艺的双重提高,逐步形成了风格独特的功夫型书法。石介文理兼通,中西互用,内外兼修。长期致力于中华经典文化和现代科技生活的參证互鉴,坚持以心行气,以气运身,行身运笔,身心合一的太极书法养生实践。旨在探索中华经典文化对当代生活的现实应用意义。

拳艺同源

品石介的墨韵,不难读出他所研磨的“功夫”二字,却也隐隐看得见他功夫之外的“剑客”气质,运笔的规整严谨融进率性飘逸的笔墨之中。

石介研磨太极之外,时光都是在书籍和笔墨间度过。他刻苦练字,用功至深。他说。太极悟道于笔, 形神意动墨端。于随意自然间融入自己的内在,赋予作品一个新视觉,一个新生命。艺术到了一定的深度,它们都是相通的。太极本就具有“立体书法”之誉,接触太极后,石介常站在太极的角度去思考书法,站在书法的角度思考太极,专注于太极与书法间的异曲同工之妙。他看到,在诸如以意领力、气沉丹田、内外相合、动中有静等特性上太极拳与书法具有诸多相通之处,兼收并蓄,灵活运用,巧妙有机地将太极黑白与书法的黑白辩证地结合,动静黑白间,自然、张驰、有度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太极书法”,在太极与书法中,借太极使书法更臻丰满,用太极文化丰厚自己的艺术人生。

融汇创新

谈到书法艺术的创新,石介说书法同其他门类艺术一样,不创新就没有生命力,这是勿容置疑的。我认为,书法艺术的创新一定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的。一个人有志于书法艺术,就必须先学习传统或者说继承前人的优秀成果,才有可能去创新。否则创新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创新是有条件的,要求有志者有较深的学养、有较高的天赋、有深厚的文学功底和对书法艺术历史的全面深刻的了解、笔墨技法已达到高超的地步,还要有胆略和气魄。具备了这些条件者,才有创新的可能。

的确,观之石介的书法,常以“韵”来体现其纯朴平淡的“自然”,代表其“超逸绝世”的境界。他学古而不泥古,崇古而出古,依靠自己对太极及书法不同常人的理解,结合自己的个人性格、才气、感情等特性,“学古而创新”,最后自成一家,将“太极书法”的“创新”化为“融汇”,达到书法境界最为高尚的一种理想程度,以意使笔,用心参太极之意境,虽多理性使笔,也能大开大合,聚散收放,进入挥洒之境。而其用笔,相形之下更显从容娴雅,虽纵横跌宕,亦能行处皆留,留处皆行。

传承使命

除了平日研习太极书法,近些年来石介花了很多时间投身于大西洋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所属的专业协会—大西洋书法家协会的工作中,身兼会长一职,旨在传承。石介说,让书法艺术得以更好地继承和发展,是书法界的重要课题。书到深处见文化,书到极致见修养。书法看起来是一种简单的个人书写行为,从本质上看却是在传承一种文化,启迪一种精神。书法的价值绝不仅仅停留在练字本身,而是体现于对人们智能的开启,对精神世界的提升,对人生境界的塑造,以及对现实生活的终极关怀。书法中的横平竖直、上覆下载、均匀布白等,无不体现了中国的儒家哲学、中庸之道、为人之道,所谓“不偏不倚”“文质彬彬”,都对人的价值观的形成非常有益。

的确,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古人有“头悬梁”“锥刺股”的读书精神,也有“池水尽墨”“羲之吃墨”的学习精神。历史上著名的书法家都是淡泊名利、甘于寂寞的,他们把书法作为心灵的慰藉和精神的归宿。书圣王羲之有一卷《兰亭序》,颜真卿有一篇《祭侄稿》,欧阳询有一通《九成宫》,这些佳作都是经过历史检验、大浪淘沙后留下的文化精品。那么作为当代书法家,不仅身兼使命向年轻人传授书法技法、结字规律,更要厚植文化素养和文化根基。认真读书,潜心写字,从古人的法帖中寻找灵感,在前人的行迹中寻找文化是我们现代人的必修课。从某种意义上看,书法不仅要靠学,更要靠养,所谓学之、修之、养之、化之,要通过传播最终内化成人们精神血液里的一种价值内涵,化作我们血液里流淌的一种文化追求。这不仅是像石介一辈当代书法家的不辱使命,也是我们今后应当关注的价值本源,也是每个书法家着墨的关键所在。

更多精彩资讯 请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