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文化

布瑞尔斯湖滨庄园故事之七:庄园里的奇闻轶事

1848年,作为当时海军中的中士兼医生,Dr. Frank Sibbald与另外两名医生和一名工程师被派遣至中国上海。那时正值中国晚清时期,东方古老的传统思想被西方现代工业文明的先进和新潮所冲击,形成了一个极其特殊的历史时代特色。作为临海开放口岸——上海,面对舶来文化的侵袭和古老文明的坚守,两种完全不同甚至相悖的表现形式,在这个新兴的兴盛城市里奇妙地融合在一起。来自Sibbald家族中的Dr. Frank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了上海,开始了他长达30年的中国行医生活。

旧时的岁月,从老照片说起

在Sibbald家族如今的传人Hugh手中看到那本珍藏了100多年的相册,泛黄的旧照片上,清晰地印着当时拍照的景象和人物,只是标注的字迹已然模糊不清。Frank保留下来的照片中,有1861年在上海居住时的房屋照片,据说那时还养了一条宠物狗,Frank在回到加拿大的时候,也把它带了回来;有当时上海外滩和城市风景线的照片,建筑风貌与现在完全不同,透过照片,都可以看到那时的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有一些人物照,多是身着清朝服饰、留着大辫子的中国人,以往在书上看到的图片,此时却真实地展现在眼前,不得不令人心中震撼。最有意思的是,在这些照片中还夹杂着一些邮戳的标记集合,Hugh解释说这些或是从上海外事局或其他政府部门所收集的邮戳,也代表着Dr. Frank当时在上海的活动轨迹。当然,还有一些那时拍摄的Briars庄园的旧照。就在Frank还在上海居住的期间,布瑞尔斯庄园还保留着从第一任主人William Bourchier手中接过的建筑原貌。

据Hugh讲述当年的故事,Dr. Frank在中国行医时,曾经接诊过一位难产的孕妇。当时孕妇在发烧,又遇到难产,Dr. Frank拿着医药箱,想要为其进行手术治疗。但孕妇的丈夫并不知道医药箱是什么,更没有见过手术工具,于是坚持拒绝Dr. Frank的治疗方式。结果,孕妇和孩子不幸去世。这件事对Dr. Frank的触动非常大,也让他倍感伤心。中国旧时对于西方医学的无知,造成了很多这样的悲剧。如今再回看当时的情景,更是让人扼腕不已。

布瑞尔斯庄园内的建筑故事

在中国30年的居住生活经历,使得Dr. Frank对中国文化和建筑特色都有了深深的眷恋之情。回到加拿大之后,他开始着手对Briars庄园进行一系列改建工程。除了增加东西两侧的房间之外,还在窗户外加盖小阳台。Hugh解释说,这是由于Frank当时居住在上海时,看到那里的建筑上,在窗户外都会有一个小阳台,几乎每栋楼都是如此的设计。于是,他就把这个设计添加到布瑞尔斯庄园里,形成了今日的建筑特征。

旧时庄园内的马道

马道如今被改为餐厅

Dr. Frank一生未婚,单身而富有的他在回到Briars庄园之后,经常举办一些大型的Party,邀请他的好友亲朋或者其他同道中人一起相聚在庄园里。在这里,他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发生了很多至今都传为佳话的故事趣闻。

1888年建成的、具有八角屋顶建筑特色的孔雀屋是Dr. Frank最为投入的建筑之一。现在已经很难考究他当时为何对孔雀情有独钟,但可以推测到的是,他是在中国见到过孔雀,并把这种孔雀情结带回到加拿大布瑞尔斯庄园。修建孔雀屋的设计理念也是源于中国的建筑特点,八角形状的屋顶,从空中俯瞰时,好像清朝官员所戴的官帽;圆形的建筑,低矮的窗户,小巧的窗棂设计,都带有些许中国古建筑的典雅特色。这也是Dr. Frank在中国居住时所印刻在心底的情结缩影。这里的窗户都非常的低矮,主要是为了方便孔雀能够飞进来。但Hugh告诉我们,他的父亲在儿时时期,经常与他的小伙伴从破损的窗户里爬进爬出,导致窗户的砖石被损坏得很严重。1977年,孔雀屋进行了补修,墙面上两种不同的砖石颜色能够证明这段补修的历史。1918年,随着最后一只孔雀光临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孔雀的身影出现了。

俯瞰雪中的孔雀屋

很多人对庄园里的马厩有着浓厚的兴趣,毕竟在加拿大这个拥有骑警的国家里,马匹的利用率要比其他国家更加频繁一些。而这也源自于历史的传承和演变。Dr. Frank在扩建庄园时,也打造了一个造型别致的马厩。除了占地广阔之外,马厩的白色窗户设计源于上海英国当时的租界区内的建筑特色。据Hugh介绍,他的父亲在91岁高龄时,还有骑马的习惯。因为在他的一生当中,骑马就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出行、游玩、工作等等,都需要用到马作为代步工具,就像今天我们出行时使用到的汽车一样,再普遍不过了。

马厩

古典味道浓郁的布瑞尔斯庄园里还有很多现代建筑,如网球场。上世纪7、80年代,是欧美网球最为流行的时候,尤其以美国网球公开赛为最。当时,正是Hugh的父母在经营布瑞尔斯酒店的时候。为了迎合当时的流行趋势,Hugh的父亲决定效仿美网公开赛的场地设计,在赛场边上建造了一座网球亭(Tennis Pavilion)。这座亭子的设计源于20世纪20年著名的设计师在美国网球公开赛上打造的Tennis Pavilion,Hugh的父母原样照搬,建造了一座一模一样的亭子。现在看来,仿佛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好像回到了当时那段网球风靡欧美世界的岁月。

Tennis Pavilion

无论是当初Dr. Frank毅然买下了布瑞尔斯庄园、并对其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和改建;还是后来Bethy Sibbald加盖了临湖小木屋,增加了庄园的别样风情;亦或者是Hugh的祖父在无意中发现了Frank曾经留下来的股权拥有书,从而变卖了股份,利用资金装修庄园;还是后来庄园再次易手,回归到一位华裔医生手中,又一次重新开始新的历史轨迹。布瑞尔斯庄园里的故事,从19世纪初,一直讲到了今天;从独立战争后的加拿大,说到了晚清时期的中国,再到今天的盛世太平。每一个故事,都有着历史的浓彩重墨,也有着平凡人物的不平凡人生。

中文热线:1 (905) 722 0001 Ext: 2310

邮箱:sales.assistant@briars.ca

详情请访问布瑞尔斯湖滨庄园官方网站:https://www.briars.ca/

更多精彩资讯 请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