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文化

加国红乐献爱心 传奇鼓王叙深情—-访香港一代“鼓王”陈伟强

相信关注我们《传奇文化》的读者们应该注意到今年5 月5 日,在万锦活动中心(Markham Event Centre)将举办一场盛大的华人音乐会,而这场音乐会的主要是为多伦多病童医院筹款献爱心。发起这一次活动的REDKEY “红馆”音响灯光舞台制作公司更是盛情邀请了万锦市议员何胡景(Alan Ho)作为名誉主席 。对于这次活动,Alan表示能被誉为此次活动的名誉主席,他感到非常荣幸。 Alan说其实这些年来,他对社区里的所有慈善活动都是非常热心支持的,特别是从政以后,在社区里,他得到了民众的大力支持及认同,让他有机会更多地参与这些活动,他很感恩,这次活动非常有意义,帮助病童医院筹款是全社会的责任与荣耀,我在此向所有参与此次慈善活动的朋友表达我诚挚的谢意及敬意。除了社会名流的加盟,此次演出阵容也非常强大,包括于2015 年度获得北约克流行音乐节演唱组冠军的廖尹翎,有20 多年丰富演出经验的冯国翰、邱嘉玲、郭威廉等乐队成员为观众们献上精彩的演出。而我们更不得不提到这场音乐会的核心灵魂人物、就是这场音乐会的音乐总监——香港一代鼓王,人称“鼓王伟”的陈伟强先生。

曾经作为许多香港知名歌手,唱片公司,音乐总监指名御用的鼓手以及乐队领班、陈伟强的音乐人生跟香港乐坛紧密相连,他亲眼见证香港乐坛从最早的酒吧时代进入唱片黄金时代的起飞,也扼腕于现今香港乐坛的日渐微。如果说陈伟强的回忆里有着一部完整的香港当代音乐史也许一点都不为过。这便勾起了喜欢香港音乐的记者的极大好奇心,相信不少读者也跟我们一样,那就让我们跟随本期的封面人物陈伟强先生一起细读他的音乐人生。

从夜总会后台打工仔,到乐队鼓手陈伟强本人十分谦虚,在记者提到“鼓王”这个称号时,他轻描淡写的一笑,继而云淡风轻的说“鼓王”一称在当年的香港并不罕见,人们为了尊称,恭维,甚至抬高自己的市场地位,经常会出现“XX 王”的称号,因此他本人对别人称呼自己为鼓王大多也是感谢对方的抬举,自身倒并不会因此而自满骄傲。

当年香港作为世界其中一个最大的贸易港口,经济发达,尤其娱乐业,酒廊,夜总会遍地开花。年少的陈伟强也早早走上了社会,到夜总会里谋生。作为年轻人,工作期间发展出了对音乐的兴趣和启发,于是他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幸而陈伟强好学开朗的个性得到了不少身边人的喜爱,因此他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入行的机会。

一天一位同事问陈伟强是否有兴趣到自己哥哥工作的地方充当替代鼓手。原来当年香港娱乐业发达,不少夜总会不只有常备的两队现场乐队,甚至还会聘请一些“后备”乐手,专门负责在乐手们小休时替代。陈伟强笑言当年现场乐队的待遇非常好,夜总会甚至会聘请专门服侍乐手的“Band Boy”来伺候茶水及膳食。因为这个机会,让陈伟强终于正式入了行,由于没有从幼时开始训练,陈伟强只能靠自身的摸索和勤奋的练习来补足自己的不足。也许天生有着敏锐的节奏感以及对音乐的触感,陈伟强在行内也渐渐得到了认可。

不久,他便在工作的六国酒店的甘露夜总会取得不少经验了,继而他人生中的第二次机会来了。一位在当时相当知名的海洋夜总会工作的鼓手朋友、由于生病需要进医院做手术,他问陈伟强是否愿意给他顶班。对于陈伟强而言,这自然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也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原来当年给海洋夜总会担任音乐总监和乐队指挥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香港无线电视台的御用音乐总监顾嘉辉以及陆遥。知名的音乐大师对音乐质素的要求可想而知。原来在陈伟强之前,这位朋友已经先后找了几个替班的鼓手,结果无一不被严格的陆遥拒绝了。

要得到一级专业人士的认可,这对于完全不懂读谱的陈伟强而言无疑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然而可能是天赋,也可能是运气,陈伟强最终成功通过了陆遥的检验。在随着专业乐队的表演期间,陈伟强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待朋友一出院他便立刻恶补阅谱的知识,并且几乎用尽所有休闲时间来学习。要知道那个年代的夜总会环境对于一个 20出头的年轻人而言有多少的诱惑。然而努力不负有心人,陈伟强在不断的学习,和强化练习中,成功找到了自己的风格,和积累了乐队管理的知识。

香港的流行音乐从小规模的酒吧,夜总会及日后的唱片公司录音室,或红馆的演出,陈伟强成为了每向前一步的见证人。刚刚提到了陈伟强在不断的自学和现场的磨练中慢慢累积了自己的表演风格,也许不少人会觉得不可思议,我们平时只听说歌手要有演唱风格,作曲填词要有自己的风格,殊不知连乐队乐手也要有自己的独特风格。

陈伟强说,其实不管任何岗位,只要跟艺术挂上了钩、就必须要有个人的风格。从歌曲的角度,鼓是掌握着一首歌曲节奏的重器,而节奏对于音乐就如同骨架,不同骨架就会从根本上影响音乐的最终呈现。每个人对音乐的理解都不一样,而这些差异就会对作品最重的呈现造成影响,因此哪怕是同是鼓手,哪怕拿到的是同一份乐谱,都会因为个人个性,领悟、喜好的不同,打出不一样的感觉来。而唱片公司,音乐制作人则会根据不同的风格为歌曲挑选最合适的乐手来呈现,歌手也会根据演奏风格来选择合作伙伴。制作公司对鼓手的要求尚且如此,更遑论责任重大的乐队领班了。

所谓的乐队领班指的是根据演唱会总监的要求,组织并监管乐队演出以及和唱团配合、并且最终实现乐队演奏的角色。而陈伟强也通过不懈的自学后,便成为了黎明走埠的乐队领班。在录音室期间,陈伟强得到了许多唱片公司的邀约,参与了许多大歌星的唱片录音,以及现场演唱会的演奏。如今在不少宝丽金及其他唱片公司发行的唱片上还能够在制作团队中找到陈伟强的名字。跟陈伟强合作过的歌手非常多,当中不乏如雷贯耳的名字——张学友,谭咏麟,陈百强,梅艳芳、张国荣、陈慧娴…其中陈伟强更是黎明指名的御用鼓手。像谭咏麟的《一生中最爱》以及张学友的《分手总要在雨天》《爱火花》的唱片,鼓的部分便是陈伟强演奏。

此外,更值得一提的是“红馆”这一香港流行乐的地标。红馆全名为香港红磡体育馆,它曾经是香港最大的室内体育馆,不少天皇巨星都在这里开过演唱会,如果说歌手和巨星有如鲤鱼跃龙门一样的话,那么红馆无疑就是”龙门”只有在这里举办过演唱会的香港歌手才有资格被称为“巨星”。

而在这里陈伟强曾经无数次担任演唱会的鼓手掌控乐队的节奏,成为每次演唱会现场音乐的重心人物。而在这次访问中他也跟我们分享了不少红馆趣事。比如对于演唱会现场的一些突发状况,乐手们必须随机应变,不管现场状况如何,作为乐队成员都必须保持清醒,随时配合乐手们应付突发状况。当然这对于夜总会出身、身经百战的陈伟强而言并不算什么巨大挑战。跟歌手配合,以及彩排演出才是他最大的特点。每个人的个性不同,毕竟是艺术从业人员,难免有些歌手比较情绪化,陈伟强说曾经他遇到过一些比较情绪化,同时也不太能准确表达自己诉求的歌手。这时他所要做的就是“加倍投入”给乐队和其他成员增加信心。

作为乐手必须要相信自己的能力,同时相信音乐总监的眼光,如果歌手本人陷入混乱,那么自己就更不能够被带跑,反而更应该迅速应对,保持作品本身应该呈现的样子。陈伟强坦言曾经自己也有过被情绪化的歌手影响,甚至陷入自我质疑,然而他慢慢认知道自我、质疑并不会把事情引向正轨,应该尽量增加音乐知识才是真正该走的方向。

而另一个挑战则是彩排。陈伟强笑言对于他们现场乐队而言,彩排可比正式演出还要留神。正式演出时由于气氛,环境的因素使然,一些微小的瑕疵都有可能被掩盖过去,然而彩排则不一样。由于没有大量欢呼的观众,只有唱片公司的高层,音乐总监,和一些具有影响力的人在现场,因此哪怕一些小小的疏忽都会万二分投入。从香港乐坛,到多伦多音乐社区,后来随着移民加拿大,陈伟强慢慢淡出了香港乐坛一线,来到多伦多。

然而移民并没有停止陈伟强的音乐爱好和热情,他作为知名音乐人依然广受多伦多华语音乐社区的欢迎,经常担任现场乐队的领班,在移民十年后他也成立了“Red Key”红馆音响灯光演出制作公司,为多伦多一些对音乐有抱负的音乐人创做机会。当然陈伟强也了解,多伦多的华语音乐市场比较窄,因此很难成就出非常专业的演奏乐手,绝大部分的乐手必须兼顾本职工作所以演奏大多偏向照本宣科,比较很难做原创推广、因此在本地的音乐演奏很难达到其他华语音乐市场的级别。

而对于现在的香港乐坛,陈伟强跟许多老资格的音乐人意见一致,认为需要坚持、加倍推动香港音乐,现在的音乐人和歌手应该花更多的时间用于精进自己的基本功以及专业知识,而不是投放大量时间在其他的商业活动。陈伟强惋惜地说,现在的一些新进歌手、如给与歌手”、“音乐人”这样的称号,也许“艺人”更为合适,在音乐上的造诣尚未达到一定水平时就迫不及待的去从事别的商业活动,大大削减了在专业上的钻研时间,这也就使得现今的香港音乐的质素、很难跟其他的一些华语音乐市场的音乐质素相比较。

此外,陈伟强感叹到音乐风气的变化,也导致了香港音乐市场的改变。在过去的音乐人大多受到欧美音乐的薰陶,歌曲的旋律,编曲的精巧,歌手的唱功都有着高标准的要求,因此也就能够做出不少能够流传下来的,经历时间考究的经典作品,更使一些年轻人偶然听到都不禁感叹。而现在的音乐市场则普遍比较浮躁,以及速成。这造成了偶尔一时的火热,然而却也很快褪色,歌曲很快就会被新作的取代,乏人问津,很难再出现一首音乐作品可以跨越老中青市场,感染大众的情况了。

结束了对陈伟强的访问、记者深深感受到资深音乐人对音乐的热枕和认真。时至今日、也许要成为一名「音乐人」的门槛越来越简单了。电子技术和传播技术的发达让音乐的创作和传播推广都变得越来越方便简单。然而要做到真正的成功、要成为受到大众认可的《音乐人…》 我们不要忘记对于音乐的要求,自我技术的打磨精进、创作出真正超凡的好作品、才真正佩称「音乐人」。

 

 

更多精彩资讯 请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