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文化

加拿大卫生官建议戴口罩,特鲁多做表率!9月可能第二波感染来袭!

各省重启成为主旋律的时刻,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为民众提出卫生建议——戴口罩

她表示,在无法严格执行物理隔离措施的场所,戴口罩可以作为“额外的一层保护措施”。

这一建议是针对目前各省开始重启经济、放松居家令的情况做出的。

“在这个春夏两季,必须严格遵守物理隔离、洗手及咳嗽时以袖掩盖等公共卫生的基本原则。”

“此外,在无法保持身体距离时,建议佩戴非医用口罩或面罩作为额外的保护。患病时必须一直呆在家里。”

在谭宣布这项新建议时,有人提出问题:如果之前就建议民众戴口罩的话,是否能延缓病毒的蔓延呢?

谭咏诗表示,公共卫生建议根据科学的认知、以及各省重新开放经济采取的步骤,而不断变化的。

“随着获得更多的信息,我们需要灵活地改变措施。”

谭咏诗表示,这个夏天采取一切可以抑制病毒传播的措施非常重要,这样才能为医药及疫苗研发的突破争取更多的时间。

总理特鲁多响应建议

早些时候,特鲁多总理表示自己已经在与人群密切接触的公共场合开始戴口罩了。

他说:“这是我个人的选择。我认为这与公共卫生的建议相吻合。” 

“我认为我们所有人都需要调整自己的行为,以适应新的环境,做任何事情都要将安全放在首位。”

特鲁多表示,在无法与他人保持两米距离时,他会选择佩戴口罩。

他说,他将在参加议会现场会议布置时佩戴口罩,当自己在桌子旁安顿好,要参加议会辩论时再摘掉。

特鲁多同时再次强调,限制病毒蔓延的最有效措施是,与人保持两米距离、尽可能地待在家中、频繁定期地洗手。

流行病学家提醒9月会有第二波

之所以大家对于重启如此紧张,因为流行病学家警告说,现在放松警惕还为时过早,第二波病毒浪潮几乎不可避免,同时会伴随着死亡的激增。

来自渥太华大学的流行病学专家Rama Nair表示:“只有获得疫苗之后,我们才能真正避免第二波病毒来袭。”

Nair拥有40年的流行病学研究经验。

Nair认为,如果我们过早地回复到疫情之前的生活,比如拥抱朋友、或者几个小时不洗手,都很可能让我们早前的遏制成果归零。

“病毒不会就这么消失了”,Nair说:“我们距离达到避免第二波传染浪潮所需要的群体免疫还远得很。”

渥太华医院Doug Manuel医生也表示,“病毒的感染曲线之所以变得平滑了,并不是因为已经在社区的传播结束了,而是因为我们采取了物理隔离的措施,使得病毒传播的速度放慢了。

根据Manuel医生的说法,安省约99%的人口仍然可能受到新冠病毒的感染,只有大约1%的人感染了这种疾病。

卫生官员认为确诊的病例可能只占实际感染的一小部分,在研究人员看来,这个消息可谓喜忧参半。

西班牙流感留下的教训

1918年秋天,第二波西班牙流感在医院里肆虐,不少人在出现症状后数小时内死亡。

曼尼托巴大学的历史学家Esyllt Jones研究了西班牙流感,他说,虽然这种疾病特别致命,但疾病的蔓延还是由于当时公共卫生官员的反应缓慢。

一个世纪前,因为缺乏政府的援助,很多患病的人只能外出上班了,物理疏散的概念只持续了一个月左右,还不足以消除病毒,导致的结果是灾难性的。

Jones说,第二波西班牙流感的感染率是第一波的4到5倍,第一波主要感染了返回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士兵。 

最终,西班牙流感杀死了5万加拿大人,而当时,全国人口才约800万。

渥太华大学的数学家Robert Smith?(问号是他名字的一部分)专注于为传染病建立数学模式,“可能会有海啸发生”,他估计下一波可能会在夏末。

“这样的疾病的确容易发生,通常第二波要比第一波严重得多。”

‘我们可能会很幸运’

Smith?同时表示,“第二波将更难预测。”

“我们现在开始初步恢复,最初旅行受到限制,随后旅行可能增加,然后当大家都不太在意开始到处旅行的时候,病毒可能就会掀起另一波浪潮。”

 他认为这种状况可能会在9月发生。

渥太华医院Manuel医生创建的模型显示,如果社会接触增加20%,那么9月在渥太华的住院治疗人数将会激增。

他说,20%听起来可能不多,但代表着我们目前采取的疏远习惯发生了巨大转变。

如果我们保持现在所做的事情——限制与他人的接触,戴口罩和洗手——那么完全可能避免第二次浪潮。

Manuel医生说:“病毒的第二波来袭绝对不是确定的,这取决于我们每个人的行为。”

更多精彩资讯 请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