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文化

精神状态堪忧:青少年应减少上网和使用手机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根据一项本周发表在《加拿大精神病学杂志》上的研究,在加拿大人口最多的省份安大略省,因自伤或服毒而急诊的青少年在2009年到2017年之间增加了一倍。虽然研究人员只采用了安省数据,但是专家们说,实际上在加拿大其他省份以及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青少年自伤事件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加。

主持这项研究的是东安大略儿童医院研究所和渥太华大学的资深研究员威廉姆.加德纳(William Gardner)。他在接受CBC记者Amina Zafar采访时介绍说,自2009年起,因焦虑和抑郁症状求医的青少年人数也在增加。他认为,这个趋势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社交媒体的风行有着密切的联系。第一代苹果智能手机在加拿大推出是在2008年。

社交媒体和焦虑

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的心理学教授特温格(Jean Twenge)在查阅了大量数据后发现,近些年来年轻人当中的焦虑症患者持续增加。她在接受CBC采访时说,大约在2011-2012年,焦虑,抑郁和自杀率一下子上升,“很猛,很突然,而且不寻常地结合在一起。”

特温格也认为这个现象和社交媒体的流行之间有联系。她说,自2011年到2016年,青少年开始把大量时间花在社交媒体上,与人面对面相处的时间大大减少。现在青少年平均每天在手机上花7到8个小时。你当然也可以说花在社交媒体上的时间是在跟人交往。但是特温格说,实际上,刷手机时间越长的孩子越容易在实际生活中感到孤独。

另外,在社交媒体上,评价一个人是否招人喜欢的标准是有多少关注者和点赞数。上传照片或发帖后等人点赞和评论,也是焦虑和压力的来源之一。

只看屏幕不与人实际接触延缓少儿心智成熟

卡尔加里大学的少儿精神病学专家克里斯.维尔克斯(Chris Wilkes)说,现在的少年儿童在心理上和社会认知上成熟偏晚。心智上的成熟需要时间和真实的人际关系经验。网络交流无法取代现实生活中的交流。但是现在青少年宅在家里盯住屏幕的时间太长了。他认为,青少年减少和父母亲友的相处也会让他们变得更自恋和更看重物质。

维尔克斯呼吁卡尔加里市改善针对青少年的心理治疗服务。但他同时也表示,最有用的是在学校里提供的各种项目和服务。这当然需要花钱。但是他说,在少儿成长时期每投入1加元,就可以在未来的教育、司法、医疗和就业等领域节省4到9加元。

加拿大男孩女孩俱乐部发起“Unplug to Connect”活动

加拿大唱作人和演员朱莉.布莱克 (George Pimentel/Getty Images)

加拿大非营利少儿服务机构“男孩女孩俱乐部”上星期发起了一个鼓励青少年少上网的活动,由加拿大唱作人和演员朱莉.布莱克(Jully Black)担任代言人。布莱克在接受CBC采访时说,她母亲的去世促使她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方式,包括在网上度过的时间。

她意识到自己被社交媒体“主宰”了。几年前,她彻底断网四个月。重新上网后,她第一件事就是取消了对五千人的关注。现在,她希望帮助青少年向同样的方向努力。

特温格对父母们的建议是,不要过早给孩子买手机;他们开始用手机以后,把时间控制在一天两小时以内。她承认第二条不容易做到。所以她的另一个建议是父母以身作则,把自己的手机也丢开吧。

(RCI with CBC News, Amina Zafar, White Coat, Black Art, Dr. Brian Goldman,The Current, Piya Chattopadhyay)

来源:加国无忧

更多精彩资讯 请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