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文化

設立駐港國安公署不會動搖“一國兩制”  

6月3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表決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後文簡稱《香港國安法》),並決定將該法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該法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機構為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簡稱“駐港國安公署”),並且規定駐港國安公署和國家有關機關在特定情況下管轄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情形和程式。駐港國安公署的設立不僅不會動搖“一國兩制”具體落實,而且從根本上來說有利於保持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

一、“駐港國安公署”的設立有明確的憲制依據。

《香港國安法》制定權來源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該《決定》明確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具有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制定相關法律,並據此行使授權立法職權的權力。同時,該《決定》明確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的相關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方式為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將相關法律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佈實施。《香港國安法》明確規定了中央人民政府對有關國家安全事務的根本責任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應當遵循的重要法治原則,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相關機構的職責與活動的準則。並且明確規定了設立“駐港國安公署”,以及駐港國安公署和國家有關機關在特定情況下管轄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情形和程式。該規定也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23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總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設立“駐港國安公署”有著堅實的憲制依據,符合香港特區基本法。

二、“駐港國安公署”行使執法權不會衝擊香港既有司法體制。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明確全國人大常委會相關法律的任務是,切實防範、制止和懲治發生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的任何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等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的活動。據此,《香港國安法》明確規定了防範、制止和懲治四類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包括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和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這四類犯罪行為的構成及其應當承擔的法律責任,以及案件管轄、法律適用、程式等內容。從駐港國安公署行使執法權的範圍而言,《香港國安法》第55條規定駐港國安公署只在三種特定情形下行使執法權:案件涉及外國或者境外勢力介入的複雜情況,香港特別行政區管轄確有困難的;出現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無法有效執行本法的嚴重情況的;出現國家安全面臨重大現實威脅的情況的。而且,《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第8條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執法、司法機關應當切實執行本法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現行法律中有關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的規定,有效維護國家安全。這意味著運用現行有效法律的相關規定來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執法、司法機關的法定責任。可見,駐港國安公署的設立及其職權行駛,不會衝擊既有香港司法體制。

三、“駐港國安公署”不受特區管轄是出於維護國家整體安全的需要。

《香港國安法》第60條規定,駐港國安公署及其人員執行職務的行為不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管轄。據此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立法、司法機構對駐港國安公署及其人員執行職務的行為不能管。之所以做出如此規定,實則是保障國安公署依法履行職責的需要。因為駐港國安公署行使的權力已經超出了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權的範疇,而且它執行職務的行為,查辦的許多案件都涉及國家秘密,所以香港特別行政區當地的機構不能管轄。“駐港國安公署”不受特區管轄從根本上來說,是出於維護國家整體安全的需要。

四、“駐港國安公署”的設立有助於實現“一國兩制”。

從上述分析來看,香港國安法完全符合“一國兩制”方針,立法目的就是為了維護“一國兩制”,立法內容也沒有超出“一國兩制”的框架。在一定意義上來說,“駐港國安公署”的設立正是基於當前香港出現的一些偏離“一國兩制”現實做出的應對,是對挑戰“一國兩制”底線的回擊。正是為了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而不是要改變“一國兩制”。“駐港國安公署”的設立針對的是一些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實則是有利於普通民眾合法權利和自由的行使,是對合法權利和自由的有力保護。良好的法治環境和和諧的社會秩序是推行“一國兩制”的基礎。

更多精彩资讯 请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