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文化

新冠肺炎不可轻视 保守党党领候选人会晤华社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全球肆虐﹐不少国家政府已经采取措施阻隔病毒传入本国以保护自己国民﹐但加拿大杜鲁多政府态度仍然很被动﹐未见推出任何防疫措施﹐加国国民唯有自保﹐减少出外﹐不到人多之处。影响所及﹐市面日益淡静﹐连图书馆亦相当冷清﹐华人经营的店舖与食肆顿成为重灾区。

加国联邦议员Erin O’Toole对此现象非常关切﹐日前特别到温哥华视察当地市况﹐还到华人餐馆亲身实地了解。周四(2月6日)晚﹐他在多伦多一家酒楼与近30名华裔商界和社区领袖交流﹐讨论新冠肺炎传播及有关防疫问题。

来自安省道咸( Durham)选区的Erin O’Toole是联邦保守党党领热门候选人﹐热切为民请命﹐周四晚听到了华裔国民心底的声音后﹐既对是次疫情的实际影响有更大掌握﹐又更明白华人社区的诉求﹐同时对华社已经采取的自愿隔离行动﹐以及义工给隔离者的支援表示支持和感谢。

Erin O’Toole是前加拿大武装部队飞行员﹐自称属“真正蓝色”保守派﹐重视与尊重加国传统价值﹐坚决维护加拿大国民利益。他表示﹐参加交流晚宴的社区领袖提出了宝贵意见﹐而且异口同声地指出﹐杜鲁多政府确实做得不够﹐令国民冒上感染病毒风险。与会者认为﹐就算杜鲁多政府不跟随美国拒绝曾经到过中国的人入境和过境﹐也需要强制性要求在过去14日到过中国的任何人士﹐返回加国后需要自我隔离﹐以避免病毒传播。

曾参与去年10月联邦大选的保守党候选人Michael Ma(马荣铮),Frank Fang(方启刚),Daniel Lee和David Kong(江如天)在会上踊跃发言﹐表达意见﹐并促请杜鲁多以实际行动纾缓国民的恐惧与忧虑﹐少做没有实用的“政治秀”。有中餐厅东主以亲自体验说明目前经营苦况﹐还有社区领袖透露﹐一些从中国回加的华人自愿隔离﹐并得到义工帮助。

Erin O’Toole用心听取之余﹐更有积极回应﹐即时答允研究有没有可能给自愿隔离者就业保险(EI)的金钱援助。他表示﹐会与团队尽快提出有关政策建议。他还说﹐这些负责任的人所采取的行动﹐应该受到鼓励和赞扬﹐而且他们所做帮助建立公众信心。

与会的刘女士提出﹐加国联邦政府应以美国为榜样﹐完全隔绝到过中国的外国人踏足美国。其实﹐早已有人质问杜鲁多政府﹐为何不效法邻国老大哥﹐究竟加国还要犹豫多久﹖!

在场人士警告说﹐每天来自中国已经发现疫情的各地入境者通过毫不设防的边境进入加拿大﹐或等候进入美国。设想如果从现在开始﹐有一个无症感染者被放进来﹐或已经被放进来﹐很可能多伦多﹑温哥华这样的大城市在一二个月后重现武汉的状况。而对比中加两国的政府组织能力和防控力度﹐再加上连平时都不堪重负的本地医疗系统﹐情况只有可能更糟。

据中国政府的消息﹐从1月3日开始中美两国间就密切通报新冠疫情。而美国也是第一时间撤侨﹐第一时间宣布进入全国紧急卫生状态的国家。美国充份掌握大量信息﹐提前研判疫情的演变而做出保护国民的行动。主要西方国家如澳洲﹑新西兰﹑英﹑法﹑德﹑日﹑港﹑台和新加坡等近百个国家和地区都做出了类似的保护措施。暂时阻隔来自疫区的人员流动﹐对于本国居民采取国家负责的二周隔离观察。

反观加拿大自由党政府﹐不但不阻隔人员流动﹐不组织主动隔离观察﹐不做充份的准备﹐还到处搞政治作秀﹐把一个严肃的公共防疫问题转化为族裔社区歧视话题进行政治炒作﹐完全把几千万加拿大人民的生命健康安危当作儿戏。

另有参加者指出﹐现在是和病毒比时间﹐加拿大早一天实施人员流动的暂时阻隔﹐早一天实施入境者主动隔离﹐而不是建议自我隔离﹐才能早一天阻挡住病毒可能的社区传播。晚一天就多一分危险﹐市民在这种无防疫隔离保护的社会状态下﹐必然产生恐慌心理﹐间接造成对餐饮和很多公共服务业的巨大冲击。特别是中小学校,学生密集,毫无防护。如果有一个感染者进入,这种烈度远超流感,潜伏期又长的新冠肺炎有可能造成迅速席卷之势。

有熟悉中加两国医疗体制的专业参加者表示﹐从医疗资源角度对比中国武汉市和加拿大大多伦多区。武汉人口1,400万﹐大多伦多人口700万。武汉有平均医护人员几千人的三甲医院28家﹐最多一家病床数量3,000张﹐还有其他各级医院208家。而大多伦多区仅有医院18家﹐最多一家病床数是近700张。从人口和医疗资源方面看﹐人口数量是大多伦多区两倍的武汉拥有的医疗资源是多伦多的10倍。然而﹐当疫病爆发之后﹐医疗资源立刻陷入枯竭。如果这一幕在多伦多上演﹐可以想见我们的医疗系统会顷刻间崩塌。

目前临床发现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特点有多样性﹕第一﹐很多感染者并不发热﹐无法依靠测温排查出来﹔第二﹐已经发现无症感染者﹐在潜伏期就有极强的传染性﹔第三﹐发现潜伏期超过14天以上的感染者﹐甚至自己还没发病﹐被其感染的人已经发病﹔第四﹐发现极短时间无接触被感染者﹐甚至短到仅仅15秒钟﹔第五﹐发现戴口罩﹑眼镜﹑手套依然被感染的病例﹔第六﹐发现多次核酸检测是阴性﹐第五次才转阳性的病毒携带者。第七﹐病毒传播途径多样化﹐涵盖飞沫传播﹑空气传播﹑粪口传播﹑接触传播,甚至母婴传播等多种渠道。

国际学术界标定的基本传染数(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 Ro-3.8﹐感染强度超过Sars﹑埃博拉﹐1918年大流感(2000万人死亡)。从防控角度讲﹐社会控制疾病传播的难度很大﹐超过上述三种传染病。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发现﹐从武汉第一个感染者到目前全国范围的传播﹐用了仅仅不到2个月时间。

对于与会者提出的各项意见与数据﹐Erin O’Toole都很重视﹐表示会认真研究﹐并将尽快采取行动﹐促使现政府作出改变﹐迅速完善防疫措施。新冠病毒已肆虐全球﹐有人担心加国可能继Sars之后﹐再次出现对华裔的仇恨和歧视。可能成为下任加国总理的Erin O’Toole向与会者申明﹐强烈谴责所有形式的仇恨和歧视。

更多精彩资讯 请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