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文化

砸4600万送女儿读斯坦福?美中介:中国富豪让我狂赚1.8亿!

引言:49岁华裔妈妈卷入去年3月被起诉,9月在西班牙被捕,被羁留了5个月后被引渡到美国,近日终于又有了进展。

去年三月,美国媒体爆出,从好莱坞名演员到华尔街的投资银行CEO,数十位钱权皆有的家长,向例如耶鲁、斯坦福、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南加州大学等常青藤和私立名校的招生工作人员,贿赂上千万美金,只为确保自家孩子,能够得到一纸通知书。

这些家长里,有主演过《绝望主妇》,让人印象深刻的Lynette的扮演者Felicity Huffman。她被控为了提高女儿用来申请大学的SAT考试成绩,向招生顾问行贿15000美元(约10.6万人民币)。
《绝望主妇》化身现实绝望主妇,事件被捅出来后,Felicity向公众道歉,并向法官认罪,最终于去年9月被判14天拘役,250小时社区服务,罚款30000美元(约21.3万人民币)。
案件持续一年,这十几个月的时间里,被捅出来的当事人越来越多,其中不乏华裔面孔,还有中国亿万富豪的女儿。
昨天,一位名叫Xiaoning Sui的49岁华裔妈妈,被美国法官罚款25万美元(约178万人民币),以惩罚她通过捏造儿子体育项目的方式,让孩子能够进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学习。通过视频审判的方式,这位妈妈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并同意支付罚金。
这场涉及多个家庭的行贿案件,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地方?故事始作俑者,得从一个外号是Rick里克,全名William Singer的人说起。
今年59岁的里克,在加州教育圈混迹多年,1992年就在加州创立了大学申请的顾问公司,专门教授家长孩子如何考好成绩,申请到知名大学。除此之外,他还自己出版过申请秘籍。
多年的从业经验,加上成功案例颇多,自然而然的,里克吸引了许多加州和世界各地的客户。与此同时,他也深知,多金又有权势的父母,想让孩子们进入顶尖学校,为家族长脸,让孩子更有发展的“潜规则”。
瞄准目标人群后,里克开始了各种操作。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美国的大学申请,除了SAT成绩之外,个人自荐信高中在校时的活动表现,都可以成为申请时的有力支持。这同时,也是里克着重瞄准操作的地方。
比如,有钱人家的小孩写自我简介,他“另辟蹊径”建议,让孩子说自己是贫困单亲家庭的孩子,为了上大学家里人付出了一切。当孩子说自己无法想象穷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时候,里克会亲自操刀帮孩子润色自荐信。
把富说成穷,占取真正寒门学子的位置,欺骗无法确认孩子家庭经济状况的招生官,只是一个“简单”的操作。
另外一种“对症下药”,捏造孩子在学校的活动经历,以此换取大学体育特长生的录取位置。前面提到的华裔妈妈Xiaoning Sui,就走的这条路线。
2018年夏天,居住在加拿大大温地区的Sui,跟里克取得了联系,想让儿子进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读书。里克了解到儿子打网球,会一点运动的基本背景后,建议母子俩走体育生申请的路线。
在他的操作下,Sui儿子的高中成绩单,和假装踢球的照片,被送到了一位名叫Laura Janke的人手上。Laura,是南加州大学女子足球队的助理教练,在和里克的邮件通讯里,里克写到:“这个孩子会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足球运动员。”
于是乎,Laura伪造了Sui儿子的资料,将他包装成大温地区两家私人足球俱乐部的头号运动选手。资料伪造成功后,里克又再将假资料和Sui儿子的高中成绩单转交给南加大的女子足球队总教练,以及洛杉矶分校的男子足球队总教练Jorge Salcedo。
男子足球队总教练接着将假资料和成绩单一并打包,递交给了洛杉矶分校的体育招生官,并完成了发放通知书的任务。这个过程结束后,Sui在里克的要求下,汇去了10万美元,疏通层层染手伪造资料的教练(71万人民币)。
10万美元,只是最初操作的辛苦费用。儿子的通知书下来后,里克对Sui说,如果想要保证孩子一定有书读,就必须再交30万美元(约213万人民币)的“锁位费”。她照做了。
如果说,Sui的40万美元买通费,已经足够惊人,那些巨富的家庭,里克的要价更高。
比如去年五月媒体就曝出,中国山东某亿万富豪,为了让女儿进入斯坦福大学,花了650万美元(约4600万人民币)。
讽刺的是,姑娘通过伪造划船特长拿到通知书后,摇身一变成为了学霸代表,参加直播,跟大家分享自己的“成功经验”。
另一位前年入读大学中国姑娘,父母支付了120万美元(约852万人民币),通过伪造孩子是足球特长生的身份,把她送进了耶鲁。
靠着这些方法,多年间,里克的进账超过2500万美元。(约1.8亿人民币)
时间来到2019年初,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陆续发出,放下心的Sui,高高兴兴前往欧洲旅游。她哪里能想到,美国检方早就盯上了里克和他的客户们,等着最后的围捕。
去年二月,正在西班牙旅行的Sui被捕,被关进了当地的监狱,并在拘役5个月后回到北美接受进一步的判决。
 
到了今年五月,Sui全部认罪,法官认定她在西班牙的五个月刑罚可以抵消刑罚,但还是需要支付25万美元的超高罚款。
案件从曝光到当事人依次进入司法程序,超过50名家长被诉讼,有的,例如绝望主妇和Sui,已经坐完了牢。
而被曝光的孩子,都被学校退学。
值得一些肯定的是,绝望主妇Felicity的女儿,去年母亲瞒着她行贿的事情曝光后,她哭着问过妈妈:“为什么不相信我自己可以?”这之后,她在今年的SAT重考中,凭借自己的真实成绩,拿到了卡耐基·梅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一直以来,父母为了孩子能接受最好的教育,都会想尽办法努力为孩子争取。比如电影《起跑线》中,印度爸妈费尽心思搬到富人区,想把孩子送进名校的夸张喜剧。但事实上,影视剧作品的荒诞程度,都不及现实的1%。
华尔街投资公司高管Douglas Hodge,因为帮助一家7个孩子里的4个伪造资料、行贿招生官,被判入狱9个月。他对法官说,自己做的一切大错特错,但都是因为出于对孩子的爱。
无独有偶,Sui的妹妹在给法官的信里写道:“姐姐是一个可以为儿子付出一切的母亲,每次去儿子真正参与的网球比赛时,如果比赛场地没有洗衣机设备,都会帮儿子和队友们手洗袜子。”
但这样的爱,同时剥夺了其他的,没有能力靠钱得到入学资格孩子的机会。当天平彻底倾向了财富名利的那一边,贫寒的家庭,连进场的资格都不再拥有。

更多精彩资讯 请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