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文化

中西方文化如何交流?哲学家梁燕城博士从筷子说起 |CEO派克大叔的朋友们

厨房切菜、吃饭用筷子对我们中国人的行为模式有什么影响?过马路不爱看灯、喜欢凑成堆走又反映出我们怎样的文化思维?我们中华文化和西方文化的根本差异在哪里,如何取长补短,包容共生?本期节目加拿大新动力传媒CEO派克大叔就请来加拿大文化更新研究中心院⻓、著名哲学家梁燕城博士,来和大家谈谈这些有趣又抽象的问题。

派克大叔与梁博士对话实录

派克大叔:首先请您简单介绍一下自己?梁博士:  我今年六十八岁。我是怎么样的人呢?第一,我是很喜欢看星星的人,喜欢星空的浩瀚与辽阔;第二我是很喜欢研究人性的人,希望了解人为什么有那么多痛苦,有那么多的罪恶,还有一点良知?我大概十三岁,就买了《庄子》来看;十四岁就对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产生兴趣,研读⻄方哲学;十五岁,我对佛学有了兴趣,十六七岁就对儒学、儒家产生兴趣,研究《大学》《中庸》,孔孟之道。所以很奇妙,我是经过佛、道、儒,之后到基督教,我从基督教体会⻄方文化灵性的深度,从佛道儒体会中国文化的深度,并一直在追求中⻄精神文明的结合。我也体会到中国近代历史充满苦难,所以我想尽我所能让中国变得好一点。

派克大叔:为什么要在加拿大成立文化更新研究中心呢,并创办杂志《文化中国》?

梁博士:早年加拿大一个神学院聘我做Chinese study,于是,我就开始在外国用英语来讲中国文化,那些学习中国文化的老外同时跟基督徒用神学沟通,很奇妙。

慢慢也有很多华人移⺠来到加拿大,老外就想理解中国人怎么思维的,他们就请我去讲课,回答一些问题,比如中国人为什么建monster house, 建大房子?我说我们要建大房子,要让爸爸妈妈跟我们住在一起,我们的儿女,也跟他们在一起,这代表一种亲情的爱。

就这样,我跟当地人传递中国文化,中国人的价值观,并开始跟学术界跟中加两地的大学来交流,《文化中国》也就应时而生。

我希望⻄方的现代、后现代的种种思想能跟中国文化来对话沟通,彼此理解。我也提出中国文化可以回答⻄方社会面对的现实难题,而中国也可以学习社会的一些先进经验。

派克大叔:您觉得中华文化在海外怎么能更容易让别人认可和接受呢?

梁博士:首先对自己文化多点理解,然后讲得出给人听,比如说我告诉老外,我们吃饭不是一人一份的,而是共同来吃。因为我们是一个分享形态的文化,是多元又和谐的名族。我们用筷子不用刀叉,筷子是讲究平衡的,不切开,不搞分析,也不搞对立。

在厨房我们把东⻄都切好了,所以一般来说,如果说中国人要捅人,要叉人都是在背后的,不是在表面,哈哈。

这也说明中国人是很和谐的一个⺠族,不是一个讲究清楚逻辑的⺠族⻄方有逻辑,比如说过⻢路,⻄方人过⻢路跟灯走,红灯停,绿灯行。但在中国,我们是看情况过⻢路,不一定看灯的。西方人是直线思维,一切都要根据规律要理性,我们就是看情况来协调。

所以,这是两个非常不同的文化,思维完全不同,但是大家都各有所长,如果能够中和起来,那就最好。

派克大叔:对对对,互补有无。

梁博士:所以我们中国人来到西方,先要懂得中国文化的价值,才能跟人聊天跟人谈。然后我们慢慢中和我们的价值观,想出一个方案,如何用我们的价值观贡献给⻄方文化,让他们吸收我们重视的仁爱与和谐(compassion,harmonious)

派克大叔:中⻄文化肯定有隔阂,我们多沟通就好了。那您又如何看待陆、港、台之间的文化差异呢?

梁博士:原本香港、台湾都是大中国,大中华文化里的,但因为甲午战争,台湾就归到日本治下了,因为鸦片战争,香港归到英国治下,而台湾和香港吸收了那时的现代文化,日本的现代化跟英国的现代化是不一样的,这样造就了台湾、香港文化的不同之处。

我们一方面有很共通的中国文化,但又有不同,共通地方最简单,我到台湾发现跟当地人聊天,和到大陆是一样的,大家都很客气,很有人情味,我说谢谢台湾你们把中华文化保留下来,我们在香港学习中国文化还是靠台湾的。

香港人呢就有一种吸收⻄方文化的优越感,实际上我说这是殖⺠地主义,是一种⻄方主义的思维。

但是从血缘跟文化来说,两岸四地,包括经济上的利益都非常一致。

 

更多精彩资讯 请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