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文化

周建成论政专栏 | 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是敌人吗?

在很多人眼中,自由派和保守派似乎是敌对的两极:两者在竞选时争锋相对、互相攻击,甚至会发展到相互诋毁。这种对峙给选民形成了一种印象:两个派别剑拔弩张、水火不容,这导致很多选民没有认真去探讨“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理念和政策、渊源与分歧。这种状态其实并不利于我们进行客观理性的分析,选出最合适的执政者。


共同的渊源

要厘清保守主义、自由主义的理念,就要先追根溯源。事实上,当代的“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有着共同的源头:古典自由主义(ClassicLiberalism)。古典自由主义以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1632-1704)和经济学家亚当斯密(1723-1790)的思想为基础,它所说的“自由”主要有两层意义:其一,个人的自由,即个人先于国家存在,强调个人的权利和私有财产的神圣性;其二,经济的自由,即主张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反对政府强加干预。

古典自由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受到了严重挑战:由于当时特殊的战后环境,特别是经济大萧条、大危机和社会大动荡的出现,使得社会需要更强的国家力量来控制调节。因此,认为需要加强国家对经济和社会的干预的凯恩斯主义开始占据主导。这使得西方发达国家开始向福利国家发展:而现代的左翼“自由派”,主要指的就是这样支持国家干预、强调社会福利的政党。左翼“自由派”的“自由”概念,已经和古典自由主义的“自由”有所不同:古典自由主义所说的个人自由主要是强调个人拥有私有财产的自由;但当代左翼自由派的自由则变得更加强调个体在社会中获得平等权利的自由,以及对传统的突破和反抗。

有意思的是,被称作“保守派”的一方,反而成为了古典自由主义理念传统的真正继承者。从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以后,西方国家普遍出现了失业和通货膨胀同时存在的“滞胀”局面,导致凯恩斯主义深陷困境。这时,以哈耶克和弗里德曼为主的新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影响力增加,并成为当代保守派的核心理念。它主要包括以下几点:1.强调对个人权利和私有财产的保护;2. 反对国家干预和国家计划经济体制,推崇自由竞争市场经济,认为管得最少的政府是最好的政府;3. 主张私有化,认为私有制自身所具有的内在稳定性能够实现经济的均衡发展;4. 主张减少过度扩张的社会福利政策,认为应缩减国家提供的各种福利项目和降低各种项目的水平,实现福利多元主义(welfare pluralism)。正因为保守派对古典自由主义的继承关系,像James Kurth、Adrian Wooldridge等历史学家、政治学家们都指出:古典自由主义的一些核心理念,在北美是以保守主义的形式存在着的。


加拿大的保守派和自由派

加拿大保守党最早的前身可以追溯到1854年成立的“自由保守党”(Liberal-conservative Party),加拿大最受尊敬的首任总理John A. Macdonald即出身于该党。其实,从这个既“自由”又“保守”的名字上也可以看出,加拿大保守党既信奉古典自由主义理念的个人财产自由和经济自由,也希望尊重和继承传统的价值观。而相比之下,加拿大“自由党”的“自由”概念则是经历了凯恩斯主义之后的偏左的“自由派”,强调的是个体在社会中的获得平等权利的自由。

 

相对于美国来说,加拿大的保守党和自由党之争常常没有那么浓烈的意识形态争执,其主要争端其实主要是在经济政策方面:比如联邦加拿大成立之初,加拿大首任总理、保守党的John A. Macdonald采取了以保护关税为核心的民族主义经济政策,适应了当时的经济环境,增加了国库收入,为加拿大的经济稳定和发展奠定了基础。而当时自由党则试图推行以自由贸易为核心的经济模式,着眼于保护和促进个人权利,与当时的经济环境并不符,这让保守党长期主导着19世纪的加拿大政坛。但是在19世纪末加拿大遇到了经济危机以后,保守党的民族主义高关税政策出现了问题,严重影响了与大西洋贸易体系关系密切的沿海省的收入来源。这导致沿海省份指责Macdonald的保护性关税增加他们的负担,而且利用沿海省的收入去发展加拿大中部的工业。在这种情况下,自由党抓住机遇击败了保守党,在20世纪获得了政治上的主动权。


政治双生子

正因为意识形态争端不那么强,加拿大自由党和保守党的政客们也时常会根据具体情况改变自身,采纳对方的政策方针来适应经济形势。比如,在自由党的劳里埃(Wilfrid Laurier)执政期间,他为了适应经济形势,没有推行自由党一贯主张的自由贸易政策,而是采用保守党的贸易保护政策来维护加拿大企业的利益。而保守党的马尔罗尼(Martin Brian Mulroney)上台执政时,也放弃了保守党传统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积极推进与美国贸易的自由化,在稳定加元和控制通货膨胀率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纵观加拿大的政治史,加拿大的两个主要政党都并不偏激:虽然有理念和政策上的不同,但两者相辅相成,在不同的经济形势下可以各自发挥优势。因此在我看来,加拿大的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间并不是完全对抗的关系;它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需要也互相依存。因为国际和国内的经济形势、政治形势总是会发生变化,加拿大的保守党和自由党相互学习的传统也正是加拿大的优势之一。

 


我们该怎么做

对于我们选民来说,了解党派的理念和历史,能让我们更客观地面对每一次政策讨论和各级选举。的确,我们每个人会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利益去选择更有归属感的党派,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同党派就只是敌人:只要我们的着眼处不是一党一派的短暂利益,而是在希望社会整体更美好的基础之上进行理性讨论,那我们就会意识到自由派和保守派更像是双生子,它们需要对方的存在来平衡国家政策,离开了任何一方,都不利于民主的、理性的政治实践。因此,我觉得我们可以努力做到以下这五个方面,成为一个有责任心的加拿大公民,用好我们的公民权利:

请扫码关注